郑和下西洋推动华侨华人大规模出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12-02 19:05:14进入社区来源:新华网

    “郑和下西洋不仅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而且促成更多的中国人前往南洋等地经商和谋生,对中国移民在海外生存和发展以及海外华人社会的形成产生了积极影响。也因此,东南亚华侨华人普遍崇拜郑和并把这种崇拜延续至今。”

    一直为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而忙碌的福建省部分专家学者近日对外发布其研究成果时作如上表述。

    福建社科院华侨所所长李鸿阶认为,郑和下西洋历时28年,有12万人参与,航程十余万里,先后到达3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人类航海史上的一次创举,也是华侨华人发展史上的一个转折。

    “当时就有不少华人是随郑和船队出去,久居不返成为早期华侨的,如郑和第三次下西洋时,归来时人数就少了6000多人,显然有部分人成了‘买田娶妇,留而不归者’。此次从南非前来福州参加‘郑和下西洋与华侨华人研讨会论坛’的叶北洋先生也提供了在非洲发现‘郑和村’的事实。”

    李鸿阶强调,郑和下西洋最重要的还是它悠久的后续效应:首先是促进了中国和东南亚各地的联系,为中国移民大量向外迁移创造了条件; 其次是促进了海外华人社会的发展,郑和的成功,吸引了愈来愈多的中国人移居海外,大量聚居而形成较为稳定、完整的华侨社会;第三是为华人迁移提供了便利条件,郑和下西洋不仅打通了海外通道,开辟了多条航线,而且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航海资料和途经各地的详细记载,对华人移居海外有着很大的帮助。

    “对此,梁启超先生在《祖国大航海家郑和传》曾作了充分肯定:‘郑和下西洋后而移居南洋诸岛,当不下五百四、五十万人,加上与土著人杂婚者,当及七百万人。’”

    福建社科院华侨所副研究员林在明也认为,郑和下西洋时期是海外华侨华人经济利益得到保护的时期,也是海外华侨华人掀起拓殖南洋的新时代。

    他认为,郑和下西洋一是促进了海外华侨社会职业构成的变化。之前,海外华侨主要从事贸易、航海、翻译、向导等活动,之后,由于中国商货供不应求,海外华侨纷纷转向种植以及开采矿山等,融入当地的经济开发。二是促进了海外唐人街的形成。唐人街的真正形成始于郑和下西洋,这是因为郑和下西洋大大提高了“唐人”在国外的地位,并打响了中国货的品牌,丰富了当地市场,为唐人街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物质基础。同时,郑和下西洋还带去了中国先进文化,使得海外华侨更加坚定了对中华文化传统的继承信念,作为其重要载体的唐人街便应运而生。三是促进了海外华侨势力的不断壮大。郑和下西洋,为保护海外华侨经济利益和安全开发南洋创造了良好环境,并在南洋诸岛建立了中国移民开发圈,吸引了大批的中国移民前往东南亚,为华侨开拓东南亚提供了人才资源。他们中不少人为开发东南亚作出了贡献,其姓名事迹流传至今,如开辟旧港的梁道民、施进卿、张琏,开辟柔佛槟榔屿的叶来,开辟浡泥边地的林道乾,等等。

    福建社科院华侨所另一位副研究员林心淦则指出,“郑和下西洋”波及400多年后的近代海外移民潮。

    “‘郑和下西洋’之所以能够波及400多年后的近代海外移民潮,是因为它造就了海外移民的内在需求,产生了移民效应,并且一直在发挥着作用。只不过,这种移民效应的突显期,因为封建王朝的海禁政策而延迟到近代。”

    林心淦以受“郑和下西洋”影响最为直接的福建地区为例进行了详细分析,认为:郑和以长乐为下西洋的重要基地,并持续了近30年之久,其宏伟壮观的场面使当地当时人民大开眼界,不断缩小了沿海人民对西洋各地的心理距离,甚至产生了向往之情。福建沿海许多人直接参与了下西洋活动,不但锻炼了技术,练就了胆识,而且开阔了眼界,提升了海洋文化观,当“郑和下西洋”结束后,这些人就成了民间“下西洋”的中坚力量,直接带动了对西洋地区民间贸易和移民活动的发展。同时,“郑和下西洋”带来的巨大财富效应,激发了沿海地区追求财富的欲望,直接提高了对外移民的收益预期,而它所取得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上的成功,大大提高了华人在南洋各地的地位,为华人在南洋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治、经济及社会人文环境,又相应降低了向外移民的心理和经济成本预期。因此,“郑和下西洋”后到鸦片战争爆发前,福建沿海的海外移民需求得到了延续和逐步强化,并在近代转化成为现实需求。

    “在当代的新移民浪潮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郑和下西洋’对近代移民潮的影响,比如,今天福建海外新移民人数(不含非法移民)就仍占到全国新移民总数的1/3左右。”(王凡凡)

编辑:尹吉

商讯